你勾引我(1 / 1)

杜鹃得体的一点头,叫了一声:"沈哥。"

沈从文很开心,拉开车门让两人上车,说是送两人回去。

路上,沈从文对杜鹃说:"轻歌脾气有些不好,常生气,希望你能多包容她。"

杜鹃听了也只是点点头,她和沈从文不熟,此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是好,便默默坐在后面不出声。

姚轻歌见不得别人在杜鹃面前说自己不好,她小声的咕哝了一句,“我生气归生气,又不是不喜欢她了。”

她以为自己说的声音小没人听到,哪知坐在边上的杜鹃都听到了。

沈从文一路把两人送到家,姚轻歌也没说请他进去坐坐,直叫沈从文骂她没良心。

打开门,刚进玄关,杜鹃便一把拉住姚轻歌把她抵在门上。

杜鹃靠近姚轻歌耳边,声音温柔,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:"轻歌,你在车上说什么,我没听清,现在想听你再说一遍。"

杜鹃声音诱惑,就像是引诱温顺的小羊犯错的大灰狼。

她温柔的给小羊挖下陷阱,只等小羊纵身一跃,心甘情愿的掉入她精心编织的陷阱。

"我说什么了?"姚轻歌装傻,她才不吃杜鹃这一套。

姚轻歌被杜鹃双手禁锢在身前,动弹不得,稍一动作便有肢体上的摩擦。

杜鹃好意提醒她:"我听到你说,生气归生气……后面呢?后面说的什么?"

姚轻歌脸色爆红,她以为那一声嘀咕没人听到的,没想到她居然听到了。

姚轻歌偏过头不承认:"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"

杜鹃靠近一点在靠近一点,嘴唇轻轻划过姚轻歌雪白的脖颈,姚轻歌受不住嘤咛一声,杜鹃顺势而上:"轻歌,你勾引我……"

"没有……"姚轻歌回答的干脆。

杜鹃浅浅笑出声,伸出一只手扶住姚轻歌的脖子,在上面来回摩挲。

声音魅惑的在姚轻歌耳边再次响起:"轻歌……告诉我……你说了什么……"

姚轻歌伸手推她,手伸出去却停在胸前的高峰上,杜鹃低头,声音含着委屈:"还说没有勾引我……?"

姚轻歌面色涨红赶紧收回手,这一番动作,让杜鹃有了可乘之机。

姚轻歌红着脸让她别这样,杜鹃装傻,凑近姚轻歌耳边,故意问:"别那样……?"

脸上一本正经的询问,手上和腿上的动作没有半点要停下的意思。

姚轻歌抓着杜鹃的手臂,腰下一软,趴在杜鹃身上。

杜鹃一手搂着她,一手从衣服里伸进去,来回勾勒姚轻歌的后背。

姚轻歌已经没了力气,腰软的不像话,现在整个人挂在杜鹃身上。

她轻喘着气,就是倔强的不看杜鹃。

杜鹃靠近她,问:"你想我现在怎样……?"

想怎样?现在这样还能怎样,姚轻歌抓着杜鹃手臂的手紧了紧,表示了自己的需求。

杜鹃还是佯装不懂,她蹭蹭姚轻歌的头,诱惑她:"你说出来,说说你想要什么。"

姚轻歌现在只想咬杜鹃一口,她要是现在有力气早那么做了,不就是一句话吗?需要这样折磨她?

姚轻歌抬起红霞满面的脸,眼神里荡漾着水汽,眼角微红,媚眼如丝的看着杜鹃。

“一句话,那么重要吗?”

杜鹃看到这样的姚轻歌哪里还把持得住,什么话都忘到脑后去了,当即便吻了上去。

姚轻歌借着亲吻的空档,分出一些神智,"不要在这里,去楼上。"

杜鹃翻过姚轻歌身体,让她面对着门,嘴中说:"玄关,没事的。"

姚轻歌还是不放心,她心中有不安全感。

杜鹃把手放在姚轻歌眼前晃晃,在灯光下,杜鹃手上明显的水渍姚轻歌看的清楚。

杜鹃凑近姚轻歌耳边,轻声说:"还能走的动……是我没能让你尽兴吗……"

杜鹃察觉出姚轻歌的不安,她轻声安慰:"别怕,把你交给我,要是真害怕就大声叫出来,没有人会听到的。"

衣服被扯开,凌乱的搭在身上,裙子被推至腰间。

姚轻歌感觉自己都要疯了,心中的不安,和杜鹃给的幸福感,让她如无根的浮萍,在河面飘飘荡荡靠不了岸,浮浮沉沉却又没有依附,只有这个名为杜鹃的救命稻草在眼前。

酥麻传遍全身,在脑海中炸开绚烂的烟花,姚轻歌腿一软,顺着门滑落坐到在地。

杜鹃及时蹲下,想要拉住姚轻歌,被姚轻歌往下滑的动作错了过去。

姚轻歌面靠着门,轻喘着气,杜鹃想伸手去拉她,被姚轻歌隔开,她还在幸福感过后的余韵里没缓过劲来,酥麻感在每个神经末梢来回窜,她现在根本站不起来。

姚轻歌转过头来看杜鹃,湿漉漉的眼睛,微红的眼角,浓墨的发凌乱的披散在后背,头发上的夹子早不知被杜鹃丢到那里去了。

身上衣服更是在杜鹃的手下凌乱不堪,裙子被推至腰际,遮不住身下的美好和修长圈坐在地上的长腿。

她就那样带着微红的眼角,转头怯怯的看着杜鹃,像是无声的控诉。

杜鹃咬牙,妈的……还说没勾引她……这样要都不算勾引,那她勾引人时得是什么模样。

杜鹃起身走到沙发旁,拿起沙发上的毯子给姚轻歌盖上。

"地上凉……"

姚轻歌娇哼一声,"不是说了上楼……你怎么能这样……?"

姚轻歌的控诉,在杜鹃听来这是赤果果的邀请啊,杜鹃自动理解成,上楼再来一次。

杜鹃把姚轻歌包好,伸手试了试,然后一提力气把姚轻歌抱了起来,吓的姚轻歌差点没有惊叫出声。

"你快放我下来,我不想摔倒……"

杜鹃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,笑说:"没事,摔了我给你垫背。"

说真话,杜鹃要把姚轻歌抱到楼上确实很吃力,为了两人都不摔跤,杜鹃果断的选择了一楼客厅的沙发。

见杜鹃抱着自己往沙发走,姚轻歌出声:"不是上楼吗?"

杜鹃面露难色,有些尴尬:"去楼上可能真的会摔跤,我们在沙发上将就一下吧。"

姚轻歌还没明白杜鹃说的,‘我们在沙发上将就一下是什么意思’,就被放到沙发上,杜鹃随即便压了上来。

最新小说: 狼心狗肺江公子 亲妈给他生了个儿子,只为报复他的爸爸。(父子/骨科) 城南旧纸鸢 星穹铁道工口短篇 错上校霸(1v1) 嘴硬 书包里的老婆 露水情缘 老婆是傲娇狂怎么办[ABO] 宝妈靠囤货在末世躺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