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章勿点(1 / 4)

“请问是唐无先生吗?”

“是的,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吗?”

唐无一身黑色西装,头发被发胶抹到脑后,坐在椅子上双手交握,俨然一副精英模样。

然而,桌上的牌子写着几个大字——感情修补顾问。

是的,这正是唐无在这个世界的身份。

虽然看起来很像是彻头彻尾的骗子职业,但唐无凭借催眠能力解决了不少情感问题。

比如用催眠引导出双方深层问题什么的……

总之,是一些比较道德的手法。

“我和我的爱人出现了情感上的问题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,求您帮帮我,大师。”

眼前的男人穿着价值不菲的衣服,容貌俊帅,神情却焦急无比。

唐无看了看预约单上的名字——徐炀。

“您知道大致是什么问题导致的情感矛盾吗?”

出于职业习惯,唐无还是这样问,随手扯了张纸准备记录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徐炀听到这个问题,肩膀一下子紧张起来,语气也变得吞吞吐吐。

“不用紧张,我们这里的交谈是完全保密的,解决问题的前提是信任,您可以试着把情况说出来。”

听到这话,男人眼神闪烁了几下,咬咬牙道:“我性功能有问题。”

“主要的问题是性事方面不和谐,对吗?”

唐无并未对徐炀的身体缺陷表达看法,只是公事公办询问。

徐炀心里的抵触少了几分,“对。”

“唐先生,我和他的感情真的特别好,在没有接触到性那方面时,我们的灵魂简直完全契合,可就因为我阳痿,他就要跟我分手。”

“难道两个人的感情必须用性来衡量吗?这简直太不公平了,如果我能通过其他弥补,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啊。”

说着,徐炀的眼泪就落了下来,用手捂住了通红的双眼。

自顾自地把情绪宣泄出来,她的内心显然释放了许多。

唐无始终带着温和笑容:“徐先生,另一半对性爱的需求当然是合理的,不过,您的决心也让我惊讶呢。”

“其实,这里有套最简单的方法来修补情感,不过,就不知道您和您的伴侣愿不愿意了。”

徐炀缓缓抬头,泪眼朦胧看着唐无,“真的吗?我们当然愿意,我们完全深爱着彼此。”

“那再好不过了,先生。”

……

“好的,现在请您帮助徐先生放松一下后穴,以便于我们接下来的步骤。”

唐无坐在主卧的大床上,徐炀脱了个精光,正趴在床上生涩地舔着唐无的阴茎。

听到唐无这样说,徐炀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耳朵浮上一层薄红。

徐炀身后的男人,正一脸狐疑盯着面前的场景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这样的治疗方式很奇怪。

“这样真的可以吗?”

“当然,只要在做爱时不断刺激徐先生的前列腺,他的阴茎就能持续勃起。”

唐无认真回复,看到林青犹豫的神情,笑了笑。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反正这样做也不费什么功夫,不是吗?”

林青摇摆不定的眼神终于坚定下来。

对啊,反正都这样了,试试也没什么。

想到此,他俯下身,柔软的嘴唇凑上了徐炀的后穴。

徐炀的后穴从没被使用过,羞涩地紧缩着,林青一碰上去,肉穴顿时缩得更紧。

唐无缓缓抚摸徐炀的脊背,嗓音像有魔力般,“徐先生,别紧张,现在把肉棒含进去。”

“浓郁的肉棒气息能刺激你身体的情欲,这一步非常重要。”

听到这话,徐炀的身体缓缓松下来,感受到林青的舌头在不断舔弄他的后穴,整个穴口都被弄得湿答答。

他心里涌上奇怪的羞耻,却是听话地用嘴含住了半根肉棒。

太大了,一吃进去,徐炀的整个口腔就被这根肉棒完全占据。

连脑子好像也被肉棒占据,来不及深思更多奇怪的感觉。

他无师自通地开始用口腔服侍嘴里的巨物,同时,被舔湿的穴里也被探入了几根手指。

“唔……嗯啾……咕嗯……”

唐无原以为徐炀多少会对吃鸡巴这件事有些潜意识的抗拒,没想到吃的这么香。

他甚至边含着鸡巴吞吐边发出一些暧昧的声音。

他的身后,林青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三根,正对着穴里熟练按压。

“林先生,现在需要你讲一下你和徐炀先生之前的性爱方式,以便于实施方案。”

“嗯……想要的时候,他会帮我舔鸡巴,我就自己玩穴……但是不够,这些根本不能满足我。”

说着,林青的目光有意无意撇向正被徐炀舔弄的大肉棒。

“我……我想要真正的肉棒填满我。”

似乎被按到了骚点,徐炀呜咽几声,被鸡巴顶住的喉口不断震动,连屁股都开始摇晃。

还是速战速决吧。

唐无见林青眼里的渴求越来越旺盛,按住徐炀的头就开始顶弄起来。

巨大的鸡巴在喉咙里横冲直撞,徐炀只是难受的皱了皱眉,就乖顺地张开了喉咙。

唐无挑眉,看向林青的下身,果然,阴茎还挺大。

徐炀的鸡巴和他比起来,就小的多……还萎。

唐无再次被他俩的执着震撼了。

一个阳痿却只想肏人,一个鸡巴那么大却只想被肏。

冲刺一番后,唐无痛快地射在徐炀嘴里,含不住的精液直接从他嘴角流了下来。

徐炀被肏得流下生理性泪水,屁股还高高翘着被自己老婆玩弄。

“好了,现在正躺在床上,我会用肉棒刺激你的前列腺,帮助你勃起。”

徐炀听话地翻了个身,被站在床尾的唐无扯着脚拉到身前。

刚射过的肉棒再次变得粗硬,一寸寸开拓这从未被用过的处子穴。

“呃……啊啊……好痛……肠子被撑开了……不要……”

只用口水和手指扩张的穴口要吞入巨物,显然十分困难。

徐炀的穴肉边缘被完全撑平,没有一丝褶皱,微微泛着白。

“老公,痛是正常的,这都是治疗必须经历的过程。”

林青安抚道,熟练地趴在徐炀身上,用嘴堵住了他的呻吟。

两根软舌很快绞在了一起,勾缠间,两人神色迷离,偶尔能看见翻搅的舌尖。

徐炀的嘴里还有残留的精液,混合着淡淡的腥味。

林青却丝毫不嫌弃,反而愈加火热地和他交换津液。

含不住的口水从徐炀嘴边流出,唇边的精液早被林青舔舐干净,口水顺着流到脸侧。

林青一手熟练揉捏着自己的乳头,一边还不忘用另一只手在徐炀乳头上抠弄。

徐炀在这样的玩弄下,脸色变得一片潮红,只能在交换空气的间隙发出几声微弱的喘息声。

在唐无的视角,两人色气无比的互动被看得一清二楚。

更有趣的是,林青是跨坐在徐炀身上的,一趴下来,那雪白的臀肉和已经流水的穴就刚好正对着他。

随着两人亲吻的愈加忘我,徐炀紧致的穴渐渐软下来,林青更是无意识在徐炀身上磨着硬挺的肉棒。

随着腰部摇晃

最新小说: 狼心狗肺江公子 亲妈给他生了个儿子,只为报复他的爸爸。(父子/骨科) 城南旧纸鸢 星穹铁道工口短篇 错上校霸(1v1) 嘴硬 书包里的老婆 露水情缘 老婆是傲娇狂怎么办[ABO] 宝妈靠囤货在末世躺赢